羅阿公

阿公那時候的年代剛好是西拉雅母系社會的變動期
有人跟著媽媽的姓氏
也有人是跟著爸爸的
木炭窯的帥阿公就是跟著媽媽的姓氏呢

阿公說了好多小時候的趣事
以前的溪水很乾淨還可以直接喝
也因為這樣
溪溝裡的生態超級豐富
魚、蝦、還有蛇~
阿公說有一種長得像「噴射機」的魚
前面的尖角還有倒刺
感覺攻擊力十分強大…
實在無法想像這兩者結合會長怎麼樣?

阿公還邊搖頭邊看水蛇說「蛇啊蛇,你怎麼這麼笨」
說蛇都不吃營養美味的所以他才會說牠們笨
但是那些蛇好像都有靈性
聽到阿公說牠們笨
還會轉頭看一下阿公呢

阿公很可愛~
訪談開始前還去拿了柚子要剝
但一坐下來就開始滔滔不絕
柚子拿著好久都還沒剝完

阿公說有溪就有石頭
有石頭成瀨就有高低,轉彎自然會成潭
平流處也會自然成灘地
嘆了口氣,短短幾十年,面目已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