執行到現在雖然是第二年

也累積了不少聚落的文化資料

過程中雖然都不斷的與老師們做討論如何讓資料得以應用

但還是會有點不知所措

尤其思考產出物的時候

更是讓我們傷透了腦筋

但大駿老師說:「最重要的不是評委老師說什麼,而是這些東西是不是真的可以運用到社區聚落裡,老師們的建議我們要聽,但聚落的聲音我們更得聽。」